Faithlife Sermons

知友陪伴的約伯--友誼的珍貴

Sermon  •  Submitted
0 ratings
· 22 views
Notes & Transcripts

在 約 伯 與 他 朋 友 之 間 , 我 們 看 到 有 很 多 天 然 背 景 的 不 同 ﹑ 籍 貫 不 同 ﹑ 觀 點 不 同 ﹑ 年 齡 不 同 ﹑ 生 長 地 不 同 , 但 他 們 卻 因 著 信 仰 相 同 , 就 在 人 都 棄 約 伯 而 去 時 , 顯 出 他 們 的 關 懷 , 這 足 以 証 明 在 基 督 裡 的 關 係 勝 過 世 間 一 切 的 關 係 。 在 這 幾 位 了 朋 友 身 上 , 有 一 個 主 觀 的 條 件 , 就 是 美 好 的 靈 性 , 這 正 是 我 們 今 天 所 缺 少 的 。 今 天 我 們 在 一 起 , 信 仰 相 同 , 可 惜 肢 體 生 活 卻 是 格 格 不 入 , 主 要 因 為 我 們 的 靈 性 不 夠 真 實 活 潑 。 約 伯 朋 友 們 , 靈 性 優 美 在 於 他 們 能 突 破 背 景 的 差 異 , 用 現 代 的 術 語 來 說 , 就 是 他 們 拆 毀 了 與 人 之 間 的 牆 垣 , 牆 垣 拆 下 , 就 顯 出 真 實 完 美 的 關 係 來 , 彼 此 是 痛 癢 相 關 , 守 望 相 助 。 這 三 個 朋 友 來 到 約 伯 的 跟 前 , 他 們 的 關 係 就 開 始 向 深 處 發 展 了 , 以 前 距 離 遠 ﹑ 接 觸 少 , 關 係 反 而 較 好 ; 如 今 距 離 近 ﹑ 接 觸 多 , 關 係 變 得 緊 張 , 所 謂 「 君 子 之 交 淡 如 水 」 , 要 做 君 子 的 話 , 就 要 保 持 距 離 。 這 個 現 像 同 樣 出 現 在 耶 穌 的 門 徒 之 間 , 及 在 今 天 教 會 的 弟 兄 姊 妹 身 上 。 剛 開 始 事 奉 的 時 候 是 蜜 月 期 , 同 工 久 了 就 變 成 痛 苦 期 , 尤 有 甚 者 , 竟 演 變 成 明 爭 暗 鬥 , 同 工 變 了 「 同 攻 」 , 最 終 就 是 不 歡 而 散 。 古 代 信 徒 , 靈 性 如 此 美 好 尚 且 如 此 , 何 況 今 日 的 信 徒 哩 ! 所 以 說 , 這 是 當 我 們 肢 體 關 係 向 前 發 展 的 正 常 現 象 , 在 其 間 把 人 天 性 的 幼 稚 與 敗 壞 都 暴 露 出 來 , 關 係 越 密 切 , 真 相 就 越 暴 露 。 世 人 敗 壞 的 天 性 根 深 蒂 固 , 所 以 有 恩 怨 的 存 在 , 和 你 死 我 活 的 鬥 爭 。 我 們 卻 是 有 主 生 命 的 人 , 所 以 應 該 把 握 機 會 追 求 生 命 的 突 破 。 約 伯 與 他 的 三 友 正 是 如 此 , 他 們 後 來 愈 爭 論 愈 不 愉 快 , 不 是 神 學 觀 點 上 有 什 麼 分 歧 ; 他 們 都 相 信 獨 一 的 真 神 和 因 果 報 應 的 觀 念 , 不 過 因 為 背 景 和 經 歷 的 不 同 , 而 形 成 不 同 的 理 論 和 看 法 ( 伯 四 二 1-10) 。

    以 利 法 的 背 景 如 何 , 我 們 沒 有 時 間 去 詳 細 察 看 , 但 他 一 開 口 發 言 , 就 以 他 自 己 最 重 要 的 屬 靈 經 歷 當 作 權 威 , 期 能 幫 助 約 伯 。 他 談 到 一 次 在 異 象 中 的 經 歷 , 並 根 據 其 中 的 教 訓 來 確 定 約 伯 的 受 苦 乃 公 義 的 懲 罰 ( 五 17) 。 以 利 法 據 一 已 的 看 法 並 加 以 普 遍 化 和 絕 對 化 的 使 用 , 他 確 定 約 伯 的 受 苦 乃 神 的 管 教 。 比 勒 達 則 注 重 傳 統 和 聖 賢 的 教 導 , 認 為 人 受 苦 乃 罪 惡 的 報 應 。 於 是 一 致 的 相 信 : 約 伯 受 苦 乃 神 的 懲 罰 , 兒 子 喪 命 也 是 神 的 報 應 ( 八 4) 。 瑣 法 則 以 一 個 衛 道 戰 士 的 姿 態 出 現 , 看 見 約 伯 不 肯 謙 卑 , 口 出 狂 言 , 心 裡 遺 憾 , 但 願 神 親 自 回 答 他 , 還 說 巴 不 得 有 更 重 的 刑 罰 加 在 他 身 在 ( 十 一 5-6) 。 更 糟 糕 的 是 , 約 伯 與 他 們 辯 論 , 他 們 全 都 主 觀 自 是 , 不 聽 約 伯 的 傾 訴 , 完 全 以 一 己 的 眼 光 來 斷 定 對 方 的 情 形 。 再 者 , 他 們 都 熱 心 救 人 , 要 勉 強 約 伯 聽 他 們 的 分 析 , 他 們 正 好 像 向 約 伯 的 傷 處 撒 鹽 , 令 約 伯 痛 徹 心 脾 , 口 吐 狂 言 ( 九 22-24) 。 約 伯 講 論 他 的 神 , 認 為 神 好 像 心 理 變 態 , 縱 容 世 界 顛 倒 混 亂 一 樣 , 他 堅 信 自 己 絕 對 的 完 美 , 可 惜 沒 有 人 為 他 伸 冤 。 三 個 朋 友 步 步 進 逼 的 , 令 他 膽 子 越 來 越 大 的 向 神 挑 戰 , 叫 神 站 出 來 指 出 他 的 錯 處 ( 卅 一 35) 。 所 以 , 辯 論 末 了 , 大 家 都 面 紅 耳 赤 , 這 是 因 為 各 人 的 觀 念 ﹑ 經 驗 和 處 事 方 法 都 不 同 ; 愈 是 熱 心 事 奉 , 就 愈 發 吵 得 面 紅 耳 赤 , 難 捨 難 分 , 這 情 況 是 好 是 壞 ? 我 說 還 可 算 是 不 錯 , 不 要 以 為 你 從 不 跟 人 吵 咀 是 好 , 那 不 過 因 為 你 從 來 沒 有 參 與 事 奉 而 已 ! 倘 若 不 是 因 為 熱 心 事 奉 , 那 會 有 跟 別 人 衝 突 吵 咀 的 可 能 呢 ? 所 以 , 問 題 不 在 於 有 沒 有 發 生 , 而 是 在 發 生 後 怎 樣 處 理 ! 如 果 處 理 得 不 好 , 就 像 今 天 很 多 的 教 會 一 樣 , 大 家 覺 得 不 能 同 工 , 要 分 道 揚 鑣 。 其 實 , 這 不 過 是 世 界 待 人 處 事 的 方 法 , 並 非 基 督 徒 的 作 風 ; 軟 弱 的 信 徒 看 見 領 袖 們 這 一 般 的 同 工 , 信 心 焉 能 得 造 就 ? 所 以 很 多 信 徒 就 以 為 傳 道 人 只 懂 得 講 的 一 套 , 實 際 上 是 行 不 通 的 ! 這 些 失 見 証 的 表 現 對 信 心 的 傷 害 實 在 是 太 大 了 , 對 不 信 主 的 人 而 言 , 主 的 名 將 受 到 極 大 的 羞 辱 。

    當 我 還 在 國 內 的 時 候 , 有 位 弟 兄 參 加 學 習 會 去 , 回 來 以 後 垂 頭 喪 氣 , 因 他 當 日 討 論 了 一 個 題 目 : 教 會 中 誰 是 元 帥 ? 大 家 心 中 自 忖 : 討 論 這 題 目 一 定 是 別 有 用 心 的 , 所 以 就 默 不 作 聲 了 。 主 持 指 著 一 位 牧 師 要 他 發 言 , 牧 師 說 : 教 會 裡 當 由 主 耶 穌 當 元 帥 , 政 治 上 該 當 由 毛 澤 東 作 元 首 罷 。 於 是 大 家 都 點 頭 稱 是 ; 然 而 , 其 中 一 個 幹 部 起 來 反 駁 : 「 我 們 只 有 一 個 元 帥 , 為 什 麼 基 督 徒 要 有 兩 個 元 帥 ? 帝 國 主 義 是 你 們 的 元 帥 麼 ? 你 們 這 一 家 教 會 與 那 一 家 教 會 打 對 台 , 又 互 相 偷 羊 , 我 們 來 了 , 是 要 你 們 合 一 。 」 弟 兄 姊 妹 , 大 家 聽 後 作 何 感 想 ? 我 們 真 的 羞 辱 了 神 , 又 叫 主 的 名 受 羞 辱 。

    感 謝 主 , 約 伯 的 三 友 與 他 激 辯 , 結 果 不 是 分 裂 , 關 係 也 沒 中 斷 , 甚 至 比 先 前 更 美 。 因 真 正 的 主 內 關 係 是 不 怕 考 驗 , 可 克 服 天 然 的 ﹑ 人 性 的 敗 壞 。 其 實 , 主 讓 我 們 同 工 , 工 作 是 次 要 , 生 命 才 是 主 要 的 , 乃 要 藉 工 作 來 造 就 我 們 的 生 命 ; 我 們 是 葡 萄 樹 , 主 是 栽 培 的 人 , 祂 把 我 們 修 剪 是 為 叫 我 們 結 果 子 。 當 約 伯 和 三 友 幾 乎 要 分 裂 時 , 神 如 向 挽 救 這 局 面 呢 ? 主 既 參 與 在 其 中 , 我 們 的 眼 目 就 當 定 眼 在 祂 身 上 , 聽 命 而 行 。 主 是 我 們 的 元 首 , 我 們 與 元 首 的 關 係 良 好 , 才 能 與 肢 體 有 好 的 關 係 。 神 首 先 責 備 約 伯 的 三 友 , 因 他 們 議 論 神 不 如 約 伯 的 正 確 , 而 約 伯 所 得 的 苦 難 根 本 不 是 從 犯 罪 而 來 ; 三 友 斷 錯 了 症 , 開 錯 了 方 , 幾 乎 醫 壞 了 人 , 故 吩 咐 三 友 認 錯 , 也 吩 咐 約 伯 為 他 們 禱 告 ( 四 二 8-9) 。 奇 怪 得 很 , 神 因 著 悅 納 約 伯 才 不 按 著 三 友 的 愚 妄 待 之 ; 換 言 之 , 三 友 向 約 伯 請 罪 時 , 若 得 約 伯 的 寬 恕 ﹑ 為 他 們 代 求 , 神 才 悅 納 他 們 , 而 三 友 肯 向 約 伯 道 歉 , 神 才 悅 納 約 伯 。 即 是 說 , 他 們 必 須 彼 此 認 罪 , 互 相 代 求 , 關 係 才 能 恢 復 。 因 此 , 每 當 肢 體 發 生 磨 擦 之 時 , 必 定 產 生 心 靈 裡 的 傷 害 , 這 種 傷 害 對 作 為 基 督 徒 的 來 說 是 極 深 的 , 必 須 從 心 靈 裡 著 手 才 可 解 脫 。

    牆 垣 拆 掉 之 後 又 有 冤 仇 ( 弗 二 15-16) , 我 們 從 來 不 會 與 關 係 疏 遠 之 人 有 冤 仇 , 總 是 關 係 親 密 才 有 冤 仇 。 弟 兄 姊 妹 , 我 們 彼 此 之 間 有 了 冤 仇 當 怎 麼 辦 ? 應 當 像 約 伯 那 樣 讓 神 來 解 決 , 神 人 之 間 本 來 也 有 冤 仇 , 我 們 是 該 死 的 罪 人 , 完 全 辜 負 了 神 的 恩 典 , 然 而 , 神 願 把 自 我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, 把 神 人 之 間 的 賬 一 筆 勾 銷 。 所 以 十 字 架 就 是 廢 掉 冤 仇 的 一 個 途 經 。 故 此 , 當 我 們 中 間 信 仰 相 同 ﹑ 觀 點 不 同 時 , 不 應 該 從 律 法 的 角 度 去 判 定 是 非 , 最 重 要 的 是 把 自 我 治 死 , 把 自 我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就 成 就 了 和 睦 , 讓 我 們 的 生 命 像 主 , 從 自 我 裡 頭 ﹑ 自 私 裡 頭 突 破 出 來 。 昨 天 我 提 到 與 孫 女 拆 牆 的 事 , 她 把 我 當 馬 兒 騎 , 騎 得 很 開 心 , 不 單 只 拍 打 我 , 葚 至 踢 了 我 幾 腳 , 把 我 踢 得 疼 痛 不 已 。 我 於 是 隨 手 打 了 她 兩 下 , 她 竟 還 手 , 又 打 了 我 , 然 後 就 哭 了 , 我 也 哭 了 ; 當 兒 子 回 來 的 時 候 , 問 我 倆 為 什 麼 哭 ? 孫 女 馬 上 就 說 : 「 爺 爺 打 我 ! 」 我 又 說 : 「 孫 女 打 我 , 踢 我 ; 她 哭 , 我 又 哭 。 」 請 問 , 兒 子 聽 後 , 他 會 笑 誰 ? 所 以 《 聖 經 》 裡 記 載 , 弟 兄 姊 妹 發 生 問 題 時 , 總 是 責 備 靈 性 長 進 的 一 方 , 為 甚 麼 ? 因 為 他 們 的 生 命 不 應 該 有 這 樣 的 表 現 。 很 可 惜 , 今 天 教 會 裡 的 弟 兄 姊 妹 都 忘 記 了 這 一 回 事 , 很 多 傳 道 人 和 教 會 領 袖 都 是 我 們 不 可 開 罪 的 , 他 們 往 往 擺 出 一 副 「 順 我 者 昌 , 逆 我 者 亡 」 的 姿 態 ; 其 實 , 這 些 表 現 都 是 要 不 得 的 , 極 其 危 險 的 。 在 教 會 的 事 奉 中 , 工 作 是 其 次 的 , 生 命 是 第 一 的 。 我 們 在 教 會 裡 工 作 , 生 命 該 漸 漸 成 長 , 長 大 成 人 , 滿 有 基 督 耶 穌 長 成 的 身 量 , 叫 基 督 的 身 體 得 著 增 長 。

    教 會 是 基 督 的 身 體 , 是 生 命 的 合 一 體 , 是 主 生 命 真 實 ﹑ 奇 妙 見 証 的 團 體 。 世 上 所 有 的 團 體 都 是 機 械 性 的 ﹑ 死 的 。 然 而 , 主 基 督 來 了 , 要 解 決 這 人 性 的 敗 壞 , 祂 來 了 是 要 叫 人 得 生 命 , 並 且 得 的 更 豐 盛 ; 這 生 命 顯 現 在 教 會 裡 頭 。 我 們 各 人 雖 然 不 同 , 但 卻 能 夠 合 一 , 成 為 一 個 身 體 , 勝 過 許 多 的 磨 擦 , 達 到 更 美 的 境 界 , 這 是 我 事 主 多 年 , 常 常 自 省 及 提 醒 事 主 的 弟 兄 姊 妹 的 。 我 喜 歡 用 以 下 兩 句 話 來 與 事 主 的 兄 姊 交 通 , 今 天 也 願 將 之 提 醒 你 們 : 「 與 你 意 見 相 同 的 同 工 , 是 你 工 作 的 好 同 工 ; 與 你 意 見 不 同 的 同 工 , 是 你 生 命 的 好 同 工 。 」 意 思 是 說 , 彼 此 意 見 相 同 , 工 作 合 拍 , 順 利 完 成 ; 彼 此 意 見 不 同 , 工 作 相 阻 , 生 命 卻 得 了 造 就 。 我 覺 得 這 兩 句 話 非 常 受 用 , 我 在 很 多 地 方 牧 養 教 會 中 發 現 : 在 教 會 發 展 的 過 程 中 常 有 危 機 , 都 是 當 中 的 熱 心 份 子 造 成 的 ; 我 就 常 用 以 上 兩 句 話 來 勉 勵 他 們 。 有 些 時 候 , 某 一 些 工 作 大 家 堅 時 己 見 達 兩 ﹑ 三 年 之 久 , 始 終 因 著 上 述 的 提 醒 而 不 致 分 裂 。 彼 此 作 為 生 命 的 同 工 , 當 大 家 都 把 功 課 學 好 後 , 就 找 到 共 同 的 方 向 , 神 蹟 出 現 了 , 困 難 亦 得 著 迎 刃 而 解 。 所 以 , 弟 兄 姊 妹 , 讓 我 們 不 怕 服 侍 , 不 怕 表 達 愛 心 , 甚 至 不 怕 表 達 我 們 的 觀 念 , 雖 有 衝 突 , 但 那 並 非 一 個 不 能 解 決 的 危 機 , 只 要 我 們 懂 處 理 , 往 後 處 事 的 本 領 便 愈 來 愈 高 的 了 。

    我 們 切 不 可 因 為 看 見 約 伯 的 三 友 , 對 約 伯 的 幫 助 沒 有 多 大 果 效 , 就 令 我 們 對 幫 助 別 人 的 事 裹 足 不 前 。 他 們 不 單 沒 有 幫 到 約 伯 , 反 而 惹 約 伯 的 怨 恨 , 又 招 致 神 的 責 備 。 所 以 , 教 會 的 事 情 , 不 做 不 錯 , 少 做 少 錯 , 多 做 多 錯 , 與 其 多 錯 不 如 不 錯 , 以 上 是 很 多 教 會 人 士 的 觀 念 , 其 實 是 完 全 錯 誤 的 。 約 伯 的 三 友 要 幫 助 人 , 好 像 是 得 不 償 失 , 但 他 們 的 愛 心 被 神 記 念 , 到 後 來 助 人 的 本 領 還 是 大 有 提 高 的 。 我 們 讀 《 約 伯 記 》 , 最 喜 歡 念 完 第 一 ﹑ 二 章 就 跳 至 第 四 十 二 章 , 其 間 各 章 都 是 記 載 約 伯 的 三 友 和 以 利 戶 如 何 幫 助 約 伯 , 如 果 這 些 都 是 廢 話 , 《 聖 經 》 就 不 會 將 之 留 下 給 我 們 。 原 來 這 三 位 朋 友 存 著 愛 心 來 到 約 伯 面 前 , 與 他 一 起 探 索 苦 難 的 問 題 ; 他 們 敬 畏 耶 和 華 , 欲 把 約 伯 從 苦 難 中 解 脫 出 來 , 耶 和 華 就 在 那 裡 側 耳 而 聽 , 他 們 這 一 番 的 爭 論 , 雖 然 對 約 伯 沒 有 用 , 但 神 認 為 這 既 是 敬 畏 神 者 所 說 的 話 , 可 以 幫 助 其 他 受 苦 的 人 , 所 以 把 他 們 的 討 論 永 遠 記 載 下 來 ( 瑪 三 16) 。 由 此 可 見 , 愛 主 的 人 永 不 落 空 ; 那 些 灰 心 喪 膽 的 人 , 他 們 的 勞 苦 卻 是 白 白 的 。

    約 伯 在 第 二 次 受 苦 之 後 , 已 經 站 立 得 住 了 , 又 已 勝 過 他 妻 子 愚 頑 的 建 議 , 撒 但 也 不 見 了 , 為 何 不 馬 上 跳 到 第 四 十 二 章 , 當 中 還 有 這 一 段 冗 長 的 記 錄 呢 ? 我 們 從 中 得 見 , 神 不 單 要 藉 著 約 伯 的 受 苦 , 顯 出 他 真 人 的 真 像 , 還 有 一 個 原 因 , 就 是 神 愛 約 伯 , 要 把 一 個 更 美 的 祝 福 賞 賜 予 他 。 在 約 伯 與 三 友 冗 長 的 辯 論 中 , 暴 露 出 約 伯 對 自 我 的 認 識 ( 參 伯 廿 九 至 卅 一 章 ) , 約 伯 「 過 去 的 我 」 是 美 麗 的 , 「 現 今 的 我 」 是 可 憐 的 , 「 心 中 的 我 」 卻 是 冤 枉 的 。 總 括 而 言 , 他 是 落 在 自 以 為 義 , 以 為 自 己 已 達 完 全 的 光 景 裡 。 實 際 上 , 他 離 完 全 的 標 準 還 差 很 遠 , 但 他 不 自 知 , 人 也 不 知 。 主 要 藉 著 辯 論 , 叫 這 一 個 自 滿 者 的 盲 點 都 暴 露 出 來 , 並 向 他 顯 現 , 教 他 認 識 自 我 , 在 塵 土 與 爐 灰 中 懊 悔 自 己 。 原 來 他 還 有 很 多 的 路 沒 跑 , 很 多 的 寶 貝 等 待 他 追 求 ; 當 他 面 見 神 的 時 候 , 就 與 保 羅 一 樣 , 以 認 識 我 主 耶 穌 基 督 為 至 寶 , 終 致 得 著 基 督 , 彰 顯 基 督 , 這 就 是 神 的 美 意 。

    很 多 人 讀 完 《 約 伯 記 》 向 我 抗 議 說 , 神 與 魔 鬼 辯 論 , 拿 人 來 做 犧 牲 品 , 若 不 是 這 樣 , 約 伯 就 毋 需 受 那 麼 多 的 苦 了 。 在 過 程 中 , 神 似 乎 很 易 受 撒 但 激 動 , 雖 然 終 能 羞 辱 魔 鬼 , 但 約 伯 所 付 的 代 價 太 大 了 。 其 實 , 並 非 如 此 , 我 們 的 神 並 非 有 那 般 含 忍 不 住 的 性 格 , 衪 如 此 行 , 是 為 了 約 伯 的 好 處 , 更 是 為 了 多 方 面 的 好 處 。 巴 不 得 , 我 們 每 一 位 都 能 從 《 約 伯 記 》 學 會 如 何 面 對 苦 難 , 這 是 約 伯 付 代 價 而 給 我 們 的 借 鏡 。 我 們 今 後 面 對 苦 難 時 , 不 要 以 為 羞 恥 , 乃 要 有 樂 觀 的 態 度 , 知 道 患 難 生 忍 耐 , 忍 耐 生 老 練 , 老 練 生 盼 望 ( 羅 五 3-5) , 因 為 深 知 患 難 的 真 相 , 是 要 造 就 我 們 的 生 命 ( 雅 一 2-4) , 以 致 我 們 到 達 成 熟 的 地 步 。

Related Media
Related Sermons